少年杯酒意气长 楔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少年杯酒意气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十里……

赵平安胡乱抹了一把脸,好歹将糊住眼睑的污血抹开。

耳中隆隆的马蹄声不知为何总像是隔着水面,如何都听不真切,赵平安努力睁大眼睛,溺水之感却愈发严重,视线中那片隐约可见的断壁残垣渐渐有了重影。

赵平安紧了紧手中差点在方才恍惚间松开的缰绳,重在马上摆正了身子,在回到大营把弟兄们拿命搏来的军情换成军功前,他死不了。老爹说给他起名的人说了,顶着平安这个名字,他能长命百岁。

八里……

赵平安这名字,是一辈子没离开过风阳村的爹花了两只鸡蛋的重金从一个路过的云游道士那请来的。平安这名字也很合他爹的心意,老头子念叨了一辈子,希望他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只图他传宗接代,没指着他光宗耀祖。风阳村自古就没出过什么大出息的人,老里正那本宝贝得不得了的村志,翻烂了也没个大夫将军。

五里……

可他赵平安又岂是那种耐得下性子,面朝黄土地在地里老老实实刨食糊口,几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庄稼汉?

村西头从战场上拖了条瘸腿回来的马老头,打了几十年光棍,临了都没能摸一把对门冯寡妇让他垂涎了大半辈子的大屁股。说起来窝囊,可赵平安那个打小天老大我老二的性子,偏偏就最服这老头。

不为别的,就因为老头是真见过世面的。老头没事儿就喜欢蹲在自家墙根下面,叼着茅草杆使劲朝对门门缝里瞧,赵平安跟几个半大小子也喜欢学着他晒着太阳,蹲墙角瞅着冯寡妇摇晃着两瓣大屁股在院子里忙来忙去。

这时候老头总会不厌其烦地给几个小子传授相女之法,净是什么屁股大好生养的浑话,几人听着直乐,就问他上过几个女的。

老头也不恼,只说自家也是见过世面的,然后就是什么“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酸词。真被挤兑得急了,老头就呸掉茅草杆,给他们讲起战场上的事情。

赵平安就爱听这个,别的小子听到耳里的,是血肉横飞刀枪无眼,可他赵平安听到的,那叫做“马上觅封侯”!当然,就他赵平安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文化水平,哪儿能说得出这种一看就是文化人的词句来,这得是他们队长才说得出的。

三里……

队长是赵平安第二个佩服的人,说第二那是只论顺序,就佩服程度而言,跟老头分不出先后。起初这个队长,赵平安是看不上的。就那细麻秆似的胳膊腿,十条捆一起,他赵平安都能随手拧断,汗都不带出的。

赵平安是个直性子的,就这么跟队长说了,然后看着跟娘们似的队长就说让他试试。那就试试。然后在他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天地转了半圈,他就给人抡在了地上,摔的那叫一个结实,可他一咬牙就又站直了,嗷嗷叫着扑了上去,就这暗戳戳给人使绊子的手段他赵平安能服气?

然后那天他就给队长整趴了十几次,几天下不来床,于是他就服了,队长也跟马老头成了一个档次上的豪杰。当然这话不能给队长说,赵平安又不虎,没道理再给人一个整治他的理由。

一里……

队长也死了。

赵平安到现在都没能想明白,那么个有本事有野心的人怎么就能跟马老头一样,跟那一标没啥追求的兵一样,无声无息就给没了呢?

赵平安又有些恍惚,兄弟们就是想趁着大雪封山在即,营里也管得不严,偷溜出去整点狍子肉啥的,怎么就撞上了那么多银鹰旗呢?

队长当机立断就让所有人四散逃离,可那个人的箭实在太准,兄弟们先后都倒在了雪地里,砸下一个又一个浅坑,队长甚至因为体格小,砸下的坑倒是最浅的。赵平安估摸着,等他也倒在雪地里,就能赢队长一次了。只是不知道那人的那一箭怎么还不发。

近了……

赵平安想使劲停下惊慌失措的战马,可是手臂就像是冻住了,怎么都不听使唤。幸亏战马训练有素,在周围人的安抚下很快冷静了下来。

嗯?周围怎么围了这么多人,张着嘴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被人从马上拖下平放在地上,赵平安总感觉胸前有东西反着阳光太过刺眼,他恍惚着想眨一眨几里前就没能合上的眼睛,可怎么也做不到。

赵平安盯着胸前的箭头,艰难地转动思绪,脑中最后一个念头这才冒出:哦,原来那一箭早已射出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